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2019斗牛棋牌 > 拉多斯拉夫 >

聚焦环湖赛

发布时间:2019-05-22 15:06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风水轮流转,“大哥”轮流当,这就是环湖赛每天都会带给你的意想不到,4个赛段4件黄衫4个不同的人,让不少人惊呼:“天哪,怎么又变了!”

  的确,昨天对于克罗地亚魔力地亚娜队来说是非常值得庆祝的,或许连他们自己都没有想到会在这样一个难度比较高的赛段收获黄衫,尽管达韦德略有遗憾地获得了赛段第二名,但穿上黄衫的喜悦早已让那点小遗憾荡然无存。

  贵德至青海湖赛段的挑战性确实不小,原本预测要进行3小时30分左右的比赛,最终被拖进了4个小时。一个1级爬坡和一个2级爬坡的路段成为本站最难路段,当然这样的设置对车手们来说可谓是有人欢喜有人忧。

  比赛进入第四赛段,对手的底也基本上摸得差不多了。因此昨天的比赛从一发枪就显得火药味十足,试探性攻击变成了全力攻击,出发仅9公里时,澳大利亚圣乔治队126号马修泽诺维奇和斯洛文尼亚艾德里亚莫贝尔队31号罗西纳拉多斯拉夫就突出大团开始领骑。队伍中蠢蠢欲动的可不只他俩,随后不断有车手突出大团,追击前方领骑小组,到37公里时,领先小组扩大为6人。

  比赛进入爬坡路段,陆续有车手开始掉队,大团如此领骑小组亦如此。马修泽诺维奇从领先小组退回大团,剩余的5名选手开始对爬坡点发起冲击。沉寂了三个赛段的台北RTS-脉腾洲际队终于有了一点动作,182号奥斯卡梅洛率先通过第一个爬坡点。之后,领骑小组中的斯洛文尼亚艾德里亚莫贝尔队31号罗西纳拉多斯拉夫,上届环湖赛总冠军表现出了他的王者气质,突出小组独自领骑。比赛进行到95公里时,拉多斯拉夫领先大团4分40秒,并率先通过第二个爬坡点和途中冲刺点。

  然而,高海拔高强度的比赛毕竟孤掌难鸣,比赛在进入最后阶段的时候,拉多斯拉夫被追击小组赶上,大团也已经分成了若干小团。最终,土耳其托库队171号艾哈迈获得赛段冠军,并以12分的领先优势穿上了象征冲刺王的绿衫;克罗地亚魔力地亚娜队163号达韦德获得赛段第二名,这个成绩让他在个人总成绩榜上跃居第一,穿上黄衫,荷兰曼骑队46号安东尼奥桑托获得赛段第三。

  本赛段结束后,哈萨克斯坦阿斯塔纳维诺队已经牢牢掌控了蓝衫归宿,亚洲最佳前4名全部由他们占据,71号格迪驰叶午格尼依旧是蓝衫拥有者;意大利威廉车队13号伊利亚科谢沃伊以2分的优势暂时保住了圆点衫荣誉。

  今天,环湖赛车队移师刚察县,青海湖至刚察赛段也被称为环湖赛的最美赛段。车手们置身如画的美景中,艰难的比赛却多了一份靓丽。(王宥力)

  蓝天白云、天湖一色、油菜花海如画般的景致。7月19日,第十六届环湖赛进行第四赛段贵德到青海湖的比赛。“环湖模式”正式开启,选手们飞驰于美丽的青海湖畔。

  有句话说,“不到长城非好汉”;而对于自行车选手而言,则是“不到青海湖非好汉”。遗憾的是,由于高海拔、高难度,这一赛段出发140名选手,由于体力不支,中途退赛、指定时间未到达,造成当天16名车手退赛,无缘青海湖。

  第四赛段全程159公里,途中有一个冲刺点、两个爬坡点,分别为海拔3749米的1级爬坡点和海拔3470米的2级爬坡点。本赛段终点海拔较起点上升1000米,对选手来说,接下来几天的比赛,高海拔是他们面临的主要考验。

  从这几天的比赛情况看,中国车队不论成绩如何,各队都有突出表现,不同往年的是,赛事进行到第四个赛段,每天都会有不同车队的中国选手,或冲刺、或爬坡、或在比赛突出小组中,都会有中国选手的影子。

  这一赛段的赛程设置相比第三赛段难度减弱,在各种赛段当中,这一赛段的难度设置总体算是中等水平。比起上一赛段特级爬坡点,这一赛段虽有两个爬坡点,但难度稍弱。尽管第一爬坡点为一级爬坡,海拔仍然超过3500米,坡长,体力消耗大,对于车手们来说,也相当不易,这对选手们体力方面的考验相当大。

  这一赛段,如果设有“敢斗奖”,那么非31号斯洛文尼亚艾德里亚莫贝尔队的罗西纳拉多斯拉夫莫属。因为,比赛过程中,罗西纳拉多斯拉夫“抛”下所有人,一人单飞很长一段时间,尤其是过了第一个爬山点后,罗西纳拉多斯拉夫一人冲下山坡,最快的时候,距离后面领骑小组4分钟之久;第二个爬坡点仍然居于领先之位,但是由于大团追击猛烈,在本赛段唯一冲刺点过后,距离终点20公里处,被大集团抓回。

  今年的这一赛程,比起往年赛段设置稍有微调,而且车队到达终点的时间,比预计时间晚,主要原因在于距离终点20多公里开始,侧风造成的行车阻力加大,车速减慢,形成车手们骑行总体水平下降,使大集团一下子分成两组、三组小集团。

  赛程过去四个赛段,经过这四天的艰难比赛,每一个代表队从教练到选手心中都有数,个人奖项没把握的话,是必要保证团体奖项,这就要求车手们不能“各自为阵”,要以足够的团体意识、整体观念,共同前行。(林玟均)

  “来,给大家看看,对面就是青海湖,漂亮吧?金黄的油菜花、绿绿的草原,马上我们就能迎来比赛的车队!”下午一点多,赵洪国站在路边拿着手机开始了自己的直播。很快,就有网友和他进行互动。

  看着屏幕上大家接二连三的点赞,赵洪国心里美极了。“怎么说呢,就像自己做了一道菜,大家吃了都说好!”

  今年29岁的赵洪国是地地道道的青海人。家住西宁市湟中县海子沟乡大有山村,他如今在青海湖景区附近的一家酒店后厨做厨师长。

  “我玩直播没多长时间,平时在生活上遇到一点有意思的事情,愿意跟大家分享。当然,有时做好一道菜,也会直播给网友看看。”虽然笑起来有些腼腆,可三言两语间还是能看出,小赵的性格比较开朗。

  提起环湖赛,赵洪国的记忆一下子回到了十几年前第一届环湖赛的时候。“那时候我爸知道了这个消息,特意带我去西宁看的比赛,时间是有点长,但印象十分深刻。”

  几年前,赵洪国到青海湖景区附近的酒店工作,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每年的环湖赛他都能现场“观战”。但在网上直播,今年是第一次。

  “我其实也挺喜欢拍照,喜欢拍青海湖、拍油菜花、拍牛羊、拍草原,发到网上,很多人都羡慕得不得了。今年刚好学会玩直播,就想着环湖赛时,直播一把,给他们看看!效果还不错,你瞧,我们这风景多漂亮啊!”赵洪国顿了顿,接着说:“十几年的环湖赛办下来,别的不说,来青海湖的游客真是一年比一年多了。青海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少有人知的地方了!”(咸文静)

  如今,54岁的董明发已经完全适应了环湖赛的比赛节奏。观战、转场、分析,说起环湖赛头头是道,虽然没亲自参与,但他已有一套自己的“环湖看法”。跟当年他在车队时一年不过两三次的比赛不同,显然环湖赛更加专业、更加高水准。当然,这十几年的关注除了自己是自行车运动员出身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他的儿子董晓勇天佑德车队一员大将。

  7月19日上午十时,贵德到青海湖赛段正式发枪,董明发依旧站在起点目送儿子“出征”。其实,每次看到车手们驰骋在赛场上,年过半百的他总能回忆起自己的那段热血青春。

  “1980年我就去省自行车队了。”董明发说,这个决定完全出于偶然。“当时家里有亲戚在县上上班,告诉我省队招人,看我个儿高,让我去试试。”报名后,董明发各项考核顺利通过,就这样17岁的他成为当时湟源县为数不多的从事自行车运动的运动员。

  在当时,赛事活动远没有现在丰富,一年能够参加比赛的次数也屈指可数。可即便如此,省队的成绩在全国排名一直靠前。但五年后,意气风发的董明发离开了。“当时遇到了晓勇的妈妈,也想早点成家稳定下来。”

  离开省队后,董明发开始做生意、干工程,生活似乎离自行车运动越来越远。眼看董晓勇一天天长大,他在心里暗下决心,一定要让孩子好好读书。这个计划,直到2004年6月的那个暑假,被彻底改变。

  “晓勇从小就表现出对自行车的兴趣,但我知道自行车运动员背后的艰辛与危险,真不想让儿子吃这份苦。所以每次当他聊起对自行车的渴望时,我只告诉他一句话:你不是这块料!”董明发回忆道。

  也许是董晓勇身上所表现出来的自行车运动天赋,虽然那时他个儿不高,体型偏胖,可县体校的老师们却对这块料“情有独钟”,经常对他进行训练。终于有一次,在董明发出差回来后,事情暴露了。

  “我一回来就听学校老师说这个礼拜晓勇没去上课,后来一问才知道,去体校训练了。”生气归生气,眼看“堵”是“堵”不住了,董明发决定换“堵”为“疏”,让董晓勇自己尝点苦头。

  为了让儿子彻底死心,初中毕业后的那个假期,当董晓勇提出自己想找份短工体验生活时,董明发主动把他送到了车队,进行锻炼。“想让他自己感受一把自行车运动员的生活,好知难而退。”可没想到,儿子竟“一去不复返”。

  在与儿子的一次促膝长谈后,董明发决定,尊重儿子的选择。这一年,董晓勇16岁。

  此后,凭借着天赋和毅力,董晓勇一路成长,进步很快,渐渐成为一名专业的自行车运动员。并多次参加环湖赛,成绩不俗。

  就这样,平时就关注赛事的董明发开始更加关注环湖赛。每次看到儿子站在领奖台上的那一刻,董明发似乎也实现了自己的梦想。

  “那是几年前的环湖赛上,晓勇发生了意外,在地上摔出去很远,左半身磨得血迹斑斑。可他挣扎了一会,爬了起来,提着自己的车,一步一步走到了终点。”这段往事,让董明发红了眼眶。“后来我才知道,在接下来三个晚上,他都疼得睡不着觉。晚上伤口结了痂,第二天比赛时再次被撕裂。下雨时,他身上的血水和着雨水往下滴可是再苦再累,他从来没在我面前说过半个字。”

  就这样,一路走来,作为一名车队的老队员,董明发看到了儿子的努力,看到了天佑德车队的成长,更看到了环湖赛的发展。

  “环湖赛走到今天,实属不易,背后是无数人的心血与汗水。我们青海能有一场这样高规格、上档次、大规模的赛事,实在是太好了!希望环湖赛越办越好、越走越远、越飞越高。”提及未来,这位“老自行车人”充满自豪与信心。(咸文静)

  陪着爬坡车手玩了两个赛段之后,冲刺型车手在今天又重新唱回了主角儿。最美赛段没有了爬坡的艰辛,对车手们来说简直就是“环湖赛福利”。

  青海湖至刚察赛段自设置以来,得到了运动员和教练员的高度称赞,甚至有车手表示,置身如此美丽的风景中比赛就是一种享受。

  第五赛段全程185公里,难度稍降但距离更长,因此预计会用时4小时15分左右。上午10时,车队会从二郎剑景区西侧出发,经过黑马河进入环湖东路,过布哈河大桥、泉吉乡,一路向刚察挺进。全程设置3个冲刺点,分别在20.03公里、67.15公里和158.4公里处。

  今天,各车队的任务无疑是抢攻冲刺点,因此绿衫又再次亮起了红灯,尽管土耳其托库队171号艾哈迈握有12个冲击积分的优势,但对于设置3个冲刺点的赛段来说,这个优势并不算太保险,如果目前位居第二的白俄罗斯明斯克队151号斯坦尼斯劳巴兹库一人拿下三个冲刺点第一,那绿衫会穿在谁的身上就不好说了。这种可能性绝对存在,要知道白俄罗斯明斯克队在平道冲刺上优势极其明显。

  亚洲车手之间的蓝衫争夺战可以说已经基本上失去了意义,哈萨克斯坦阿斯塔纳维诺队可以说是强势称霸,71号格迪驰叶午格尼已经将优势扩大到近20分钟,这样的优势如果仅靠冲刺减秒去翻盘的话,可以肯定地说没有可能。

  圆点衫在这一赛段没有任何威胁,意大利威廉车队13号伊利亚科谢沃伊只需安心地登上颁奖台。黄衫依旧是各车队的头号目标,但在这一赛段易主可能性极小,因为可能出现的大团冲刺不会造成总成绩大幅度被拉开。(王宥力)

http://welcomeart.net/laduosilafu/56.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